凉烟

远山尽天地凉
海河始雪生烟

发几张台风前的深圳୧(๑•̀ㅁ•́๑)૭✧

山竹终于挂完有电啦
自己的小桌子真开心嘻嘻😝😝

开学啦丞哥保佑!

前段时间的周边嘻嘻
陌上花的本子好像放在学校了
马上正式开学了
要告别周叶和yibo一年
深爱周叶一万年;-)
nor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自己喜欢的那么优秀的人
^_^

【周叶】好去莫回头

周叶周叶    设定都是瞎扯的别太在意 ;-)
感觉应该是没啥雷点但是看的不开心就退出吧
没啥文笔好说的数学课写着开心吧
么么每一个喜欢周叶的小可爱
;-)

第一章

风很大。

往年的这个时候,该是开始下雪了的。京城的天总是不见晴日,北风呼啸,吹不出个什么名堂,却无端叫人迷了眼去。入了冬后,街上的人也渐少了起来,长安街头上整日疯跑的丫头也被阿娘叫了回去。

风是一天比一天大了。

鸦群总是成片成片地站在枝稍,潇潇北风也不能为之动摇,只急速地穿过林间,荒凉枯哑的枝干被拉扯出老旧的吱声,失去生命力的枯骨无力的碰撞在一起,再无穿林打叶之声。

这不该是京城素来的样子。

“秋贤弟,想来这长安城该是当今最繁华的地段了,你却瞧瞧如今,此南下东风来势汹汹 透着淡淡一股邪气,昨儿个夜市的小姑娘都少了些许,我看这隐约像有大事发生。年关将至,你瞧这灰蒙一片,可有何感想?”

榻上躺着个男子,看似面色不佳,透出许多苍白。眉梢缺了些许男子的锋利,搭上一双星星瑞凤,眉目间却是波光流转,有说不出的意味风情。

嘴角总是带着笑的,笑里是说不尽的慵懒惬意,此人身披一褂水色貂毛大裘,一圈油光水滑的毛领裹着男人略带消瘦的脖颈,内里衬的是上好的雪绸压了双龙戏珠的暗色云纹,锦被略搭在腿上。

绕是床头的红炉里烧着上好的兽金炭,男人也决不愿从他的暖帐中挪开。隔着前些日头进贡来的月光帐帘向外头喊话。

说起这一席帐子,却是大有来头,传闻是向那天上的嫦娥姐姐借了一抹月光,遣了千百的匠人织女一丝一缕的织了进去。想来该是只有天子才消受的起的物件,却不小心被床上这位懒散王爷瞧了去。

“好家伙,快叫爷来疼疼!”如此这般一来二去,这千金难买的宝物就被无赖王爷夺了去。

话再说回来,房中有人踏了进来,定睛一看,可不正是那被夺取宝物的天子——叶秋。

此人眉目间气宇轩昂,可谓是一身天龙之气,黄袍加身,上头纹的可是确实的金丝龙纹。不过面上乍一眼看去,却是和无赖王爷有些相似。叶秋急急走进,一把抓住了不菲的帐帘,眉眼皱的都快拧到了一起,

“你这家伙,霜降时候大病才初愈,昨日竟背着我偷偷去夜市?”

说到激动之处,天子的手已快要掐住这无赖王爷。天子之怒,何人受得起?这无赖王爷触怒了龙颜,也只叫人惋惜,伴君如伴虎,想来这王爷死罪可逃,活罪确实不得不受了。

想是这么想的,只见这无赖一个灵巧起身,躲过了天子龙爪,“我的好胞弟,你怎的听人说话只听得半句去!”此人说话间便抓了叶秋的腕子往床上带去,自己翻身下床,笑眼盈盈的站在一旁。“秋贤弟,你我君臣有别,怎的如此不知礼节。”

叶秋气结,瞪大了双眼道“呔!叶修你这无赖!你此时与我论什么伦理之纲,有你这么一个兄长我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!你诓我做这狗屁皇帝就算了,竟如此不听旁人劝阻,偏要去捣那一摊浑水,落得一身伤重昏迷不醒,你可知晓我有多担心吗!”说罢,便愤愤转过头去。叶修目光微转,细细瞧去,见他的小弟眼眶发红,眼中有黑潮涌起。如此便是逗的狠了,连忙附身去拥住,说上几句软话于他听,左不过是日后定让你安心如此云云的屁话。

叶秋心里知道,他护不住这个打小疼他的哥哥。

有些人生来,就是驰骋疆场一生坎坷,纵一方天地无望,我自有心在飞鸿灭没间。

再来一遍!
真的十分好看!!!特别特别精致!!!!!还是镭射的!!!!!!
周叶真的特别好 太太真的特别好
只要有周叶不好的心情都没了
太太真的是瑰宝
@花楚酒霖

呜呜呜呜呜呜好好看真的好好看 星星扣太精致了我的修修和楷楷怎么这么好😭😭😭😭😭😭赞美太太太太我爱您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 @花楚酒霖